Chino (中文), Economía

对经济学理论的理解重于简单地下结论——读Peter Boettke《WHAT IS WRONG WITH NEOCLASSICAL ECONOMICS》有感

作者:William Wang

在阅读朱海就老师《市场的本质:人类行为的视角与方法》的过程中,我按图索骥,在书第一章的脚注部分找到了朱师写作时参考Peter Boettke教授的《WHAT IS WRONG WITH NEOCLASSICAL ECONOMICS (And What is Still Wrong With Austrian Economics)》,由于这篇文章是探讨新古典经济学和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哪里出现了问题,所以觉得应该是很有趣的文章,于是就上网查阅并进行了阅读。读完之后,我对文章中的一些问题进行了总结,其中一些是比较深刻的感受。

Boettke教授认为,从20世纪30、40年代开始经济学的发展将理论和历史割裂为两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主题。Boettke教授认为,经济学注重形式上的精确性(formalistic precision)使得经济学和现实问题变得不相关,并脱离了对真实世界的解释。他认为,经济学出现这个问题恐怕是新古典经济学把市场的多样性解释成受约束的个人理性选择的结果。在他看来,尽管起源于1870年代的新古典经济学的基础是在个人在主观上从边际的角度来进行选择(也就是我们现在所知道的边际效用理论),但是后来,原本从哲学和逻辑角度出发,关于人的选择和交换的命题被翻译成了简化的数学形式的方程组, 渐渐地,经济学不再使用自然的语言,而是使用更多的数学语言。Boettke教授说,这样的经济学发展使得年轻的经济学者不得不使用数学语言进行研究,否则他们的观点只会被认为是“有趣的”,而不是“科学的”。在他看来,即使是新古典经济学奠基人之一的阿尔弗雷德·马歇尔也强调尽量用简化的语言陈述经济学理论,而不是过度使用数学,将本来简单的理论复杂化,进而扭曲理论本身的表述。Boettke教授还指出了经济学教材从19世纪的一个变化:在马歇尔的作品中,马歇尔经济学教材的正文部分是文字,他将数学部分放到了脚注中;在米尔顿·弗里德曼出版有关价格理论著作时,数学成为正文的主要部分,而文字则放在了脚注部分;而在现在的经济学教材中,经济学呈现出的是更多的数学。可以说,经济学教材注重理解的部分(文字)从马歇尔之后逐渐下降。

经济学目前对数学使用的问题并不只是表面上“数学用太多”,而是存在方法论层面上的问题。Boettke教授认为,“以数学形式陈述争论确实能确保句法清晰度(syntactic clarity),但不能保证语义清晰度(semantic clarity)——而这正是马歇尔关心的事情”他认为,实证主义让经济学被转化为了“如果-假设”主义(”as-if”ism)和间接性的易测性(indirect testability),由于可以任意设定脱离现实的假设前提,“理论思想实验可以(而且确实)像脱缰的野马,科学的锻炼很容易被看作是逃避现实的形式”。他认为,“经济学研究生训练失去了从真实的逻辑和经济学‘艺术’的视角”,经济学教育培育了许多精通技术的学者,但是他们却无知于真实的经济问题。

Boettke教授的这篇文章出版于1996年,虽然距今已过去21年,但是他文章中所提出的诸多问题依然存在于经济学的发展中。笔者也对这一问题有着深刻的体会。在西班牙,笔者认识了许多数学技术精湛、对新古典经济学数学建模富有热情的经济学者,与他们的交流中可以发现他们确实很看重自己的研究,然而不幸的是,很少听到他们提到关于企业家才能这一推动真实世界中个体生活水平的驱动力,有很多学者更关心的是如何帮助政府制定公共政策,而对于企业家是如何行动的似乎缺少理解和关注(这也不能只怪这些经济学家,因为他们受到的新古典经济学的训练恐怕就是排除了动态的企业家才能,而侧重于静态的数学模型的分析)。政府的公共政策当然重要,但是在向政府提出意见前,经济学者恐怕还是应该从扎实而正确的经济理论入手去理解真实世界的经济现象。西班牙确实有不少亲市场的所谓自由派(欧洲语境下的liberal)经济学者,但是我很怀疑他们基于错误的经济学方法得出的政策报告真的对西班牙的经济自由化改革起到了多少作用,西班牙依然是一个高税收、高政府管制和高政府福利的国家,经济政策这几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

而除了已经“出道”的经济学家,笔者也感受到身边的经济学同学也有类似Boettke教授所提到的问题。比如在我们马德里办的经济学讨论组中,有一些年轻人思维十分活跃,喜欢不断向主讲人发问和质疑。然而他们往往在主讲人话音刚落下,或者还没讲完的时候又接下来提出了另外的问题。思维活跃是好事,但是,经济学是关于对真实经济现象理解的学科,很多一些基本的方法论问题,比如主观主义、边际效用理论等,都需要反复思考才能够强化理解,很难说我们可以通过不加消化的不断质疑去理解一个“答案”,否则人人恐怕都可以通过这种简单的方法成为精通经济学的顶级经济学家了。相反,对经济学理论的把握需要的是“悟”,而不是简单下一个结论。笔者个人感觉,这些年轻人在认识经济学上所存在的问题,也是Boettke教授所讲的经济学滥用数学后重视形式上的完美而忽略对语义理解的结果。学生可以通过反复质问经济学主讲人获得形式上的“答案“,也可以在主讲人讲授一个概念的时候“以为自己理解了”而去查阅其他的经济理论定义,然而这样的方式对于理解理论或许并没有什么帮助。笔者也曾犯过这样的错误,以为经济学理论可以通过看一遍理论就能够理解,但是当自己偶然间回头“复习”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无法独立和清晰的推理出边际效用理论,也无法明确指出奥派和新古典边际效用理论之间的区别,不经为自己感到汗颜 。

一位资深学者对Boettke教授所提到的经济学现象的理解是“科学主义”在文人学科中的滥用,笔者完全同意他的看法。实际上,先不说别人,就是笔者自己也多年沉浸在以外可以通过反复质问老师、快速阅读经济学文献的观念中,实际上堆砌了很多“知识”,但是却没办法去踏实地理解理论,更不用说把理论同问题联系起来了。

然而问题讲到这里并不等于说,只要经济学学生把理论做好就可以帮助个体观念的改变和政策的变化。Boettke教授认为,虽然奥地利学派有着很扎实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但是也需要将理论运用于解释历史事件,而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更好认识人。笔者认为,这也正是奥地利学派不同于新古典经济学的重要特征之一,奥地利学派强调对“人”的研究,一切研究从真实的人的行动出发,而不是不切实际的假设。因此,从一个人文的角度去理解奥地利学派的理论,将理论运用于对于历史问题的解释,不仅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理解人,也可以通过这个理解的过程打破对于科学主义思维范式的迷信,让整个经济学活起来。或许在这个问题上,还有许多值得深入思考的地方。

参考文献:

Boettke, Peter J., What is Wrong with Neoclassical Economics (and What is Still Wrong with Austrian Economics) (1996). BEYOND NEOCLASSICAL ECONOMICS, Fred Foldvary, ed., Edward Elgar Publishing, 1996. Available at SSRN: https://ssrn.com/abstract=1530995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